10月初,妈妈在群里一句话吸引了我的目光“你们谁要和我、外公、大舅还有我的表哥一起去福州古田探亲吗?

穿越时间的遗憾,再听一曲经典翻唱

我毫不犹豫就直接答应了,因为主要几个原因:

1)我现在不去,将来估计也不会再去了,因为外公也年纪大了。

2)大家成年后,要配合一起的时间真的比较难,难得他们已经把时间空出来了,只要我这边把工作和时间再调整配合一下就行了。

3)我们这一代很多人都有一个状况,就是大家都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祖籍国在哪里,也不知道当初先贤从哪里来,不知道自己先祖的奋斗史和经历了些什么而来到“南洋”。

4)我希望从我自己做起,我希望我是个对自己家族事迹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样我们可以清清楚楚延续着我们家的血脉,将祖辈当年的精神从我开始的一直传承下去。

传统关饼

这一趟我们的目的地主要会以老家故居为目标,主要是古田和福州市。全程也以外公的生父年轻时的足迹为出发点,三代人对一个既陌生又特别情感的来一场探索的旅程。三代人对同一座城市的记忆交叠在一起。

这一趟原本7人行,但妈妈表哥因为血压超标住院了,所以变成我们四人行。

「我们所有人,从离家的那一刻起,都被一种模糊的冲动怂恿着,欣然出发,踉跄独行,似要探寻『答案』,却发现到处都没有所谓的答案可言,只有边问边推测边结论。无论人事物能否给到答案,我们都不可避免地成了故乡的“客人”。」

马来西亚是我们三代人土生土长的地方。

福州古田是外公父母家人的故乡。这座城市既陌生又亲切,但始终都没有回去过。

当年的祖先下南洋,堪称中国近代史上三次中其一最大的人类迁徙。

我想,应该是落叶归根一直在中国人传统意识中占有着较为重要的地位。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么多代也过去了,为什么有一批又一批,一组又一组,甚至一个又一个家庭都纷纷踏上寻根之旅呢?

我想,应该是落叶归根一直在中国人传统意识中占有着较为重要的地位。

老家是游子的根,而祖籍则是生命的根,她躺在族谱里蒙上厚厚的尘埃,但只要一触摸它,就会在我们生命的领域里发出铮铮的回音,烘托出旷久的古朴意境。

这时,寻根故里的想法会顿时涌入心田,脑海里总会浮想起先辈们的桩桩往事。

每一个海外的华人的根亲文化情结永远是割不断的,而现在有多少人在寻根的路上,又有多少游子的灵魂想回家?

因种种原因,有多人不能如愿?有者依然在寻根的路上,甚至许多的灵魂依旧在外漂泊。

这个11月,毅然踏上寻根之旅,我想这不仅是我们家的故事,也是很多人南下华人的故事。

https://youtu.be/0NJvxMEFNaw
周厝村周家

01.细细感受

「从小熟悉的一种味道,会成为一生中治愈自己的管道,就像是我们和故乡无法逃离的情怀。」

这片土地的气候、文化、人文和所承载的回忆,都参与构成了在这生长的人们的性格与气质,潜移默化地成为了「自我」内心的潜流。

虽然我们不生也不长在这里,但回身望去自己与先祖的故乡之间,那种熟悉又陌生的距离——一些片散的记忆散落在了这里,却又不知该从哪捡起。

银厂林厝村祠堂

02.回溯
我们不可能完全逃离某个地方,就像我们无法完全属于某个地方,哪怕那里被定义为「根」。

祖籍故乡给不了一个长期海外生长的人一种安稳感与归属感,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对「根」的概念。

每一个故事的链接和情感的输入都靠每一次的口述和网络上寻得的资料,还有当自己踏上这片土地时所拾起的记忆。
「记忆这个东西,捡着拾着就有了。」

许多事被毫无知觉地忘记了,然后再也想不起来,越是遥远的记忆越是如此。

「我们所有人,从离家的那一刻起,都被一种模糊的冲动怂恿着,欣然出发,踉跄独行,似要探寻『答案』,却发现到处都没有所谓的答案可言,只有边问边推测边结论。无论人事物能否给到答案,我们都不可避免地成了故乡的“客人”。」

这一趟寻根之旅,自己带着兴奋的心情以观察者的角度重新审视祖籍故乡。

尽管很多人事物全非,知道实情的故人们都已经不再,但我可以做的只想用自己的镜头记录,用照片拍下,寻找那个被先辈定义为「故乡」和「家」的地方。

03.寻找

同一个地方、黑白与彩色、三代人的不同感受不同领悟不同视角……这些都让回忆和记忆之间的差异和冲击显得更加强烈。

这一趟寻根之旅,自己带着兴奋的心情以观察者的角度重新审视祖籍故乡。

尽管很多人事物全非,知道实情的故人们都已经不再,但我可以做的只想用自己的镜头记录,用照片拍下,寻找那个被先辈定义为「故乡」和「家」的地方。

回故居那一天,我们经过了漫长又遥远的山路。那些路径的路况就类似马来西亚的金马伦山路。
上山下山各种崎岖不平的山路,感悟到了先祖南下要到码头搭船前所必经之路,实数不易,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

这里的住宅都沿着山壁而盖,实数八山一水一田的一个地势。难怪早期先祖在祖籍故乡没法生存,只能被迫南下寻找可活口的机会。

但是站在未来回望过去的憧憬,对后代的我们或许是一个先人伟迹般一样精彩,但对于先祖们来说或许是一件痛苦的事吧。

我们在古田的几天,一起走过了许多先祖们曾经各自或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其中还有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片废墟的家。

听着长辈们口述想起当年在这里发生的点滴,那些鲜活的回忆与眼前的荒凉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于是,似乎记忆也开始变得不可靠。

04.过客亦客人
自己开始很享受用手机拍照录影,记录过程点点滴滴。

这取景框的背后,自己做一个观察者,做一个感受者,也同时是一个听故事的人。

这样的状态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新感受和体验。

(Visited 35 times, 1 visits today)